Lobby Cafe by DS Studio

愚公移山

AppThumbnail_20211120_gafeStories4_lobbyCafe-02.png

Published Date: 20/11/2021​

Chinese Version Only.

在觀塘APM坐扶手電梯上三樓,會看見一間精緻的咖啡店在旁邊。乍看之下是牆身掛上的一張咖啡豆世界地圖。上面列出七大洲裏主要盛產咖啡的國家地區,及每個產地特有的風味特色。

lobby_coffeeMap_edit.png

掛在Lobby Café by DS Studio的咖啡豆世界地圖 (圖片來源: Gafe Limited)

隔著一道木門,咖啡店連結著一間叫Lobby Hair的髮廊,有時亦會有髮廊的客人從門後走過來領取一杯咖啡。咖啡店名為Lobby Café by DS Studio,因為與髮廊共用空間,遂為了一致性取名「Lobby」;而DS Studio是主理人Anita和Madeleine於2017年共同創辦的咖啡豆坊。炒了四年豆子,她們終於決定由幕後走到台前,開辦自己的咖啡小店,圓了一個八年前的夢想。

lobby_shopFront_edit.png

Lobby Café by DS Studio (圖片來源: Lobby Café by DS Studio)

出師

說起「八年前」,是因為夢想由那時開始。Anita坐在筆者對面,娓娓道來她們的咖啡之路。

 

Anita和Madeleine由2013年接觸咖啡。她們本身從業IT (資訊科技),亦曾一起共事。彼時精品咖啡文化尚未有今天這麼如火如荼,但她們當時已開始結伴café hopping (一間接一間地探索咖啡廳),因而愛上精品咖啡,開店的種子也就在那時種下。

 

千里之行,始於足下。兩位是實踐派,她們想學習如何沖煮咖啡,便從學習拉花開始。學完覺得不夠癮,繼而報讀City & Guild的一個為期兩個月的咖啡師入門課程。

lobby_cityAndGuild_edit.png

Madeleine (左) 和 Anita (右) 完成了City & Guild 的咖啡師入門課程 (圖片來源: Lobby Café by DS Studio – 攝於2013年)

完成了這個課程,打開了更多窗戶,發現接觸到的咖啡知識只是冰山一角,繼而開始了在精品咖啡協會 (SCA) 學習的慢慢長路。從認識咖啡 (Introduction to Coffee) 、咖啡生豆學 (Green Bean)、感官技巧 (Sensory Skills)、咖啡烘培 (Roasting)、咖啡萃取 (Brewing)、到咖啡師技能 (Barista Skills)。兩位好像海綿般瘋狂吸收咖啡知識。兩三年下來,已經累積了100個學分,獲得SCA的咖啡學文憑。

有興趣了解有關SCA的咖啡學文憑可前往SCA的網站!

「100個學分,兩三年,呢個過程,已經不遜色於一個大學課程。」筆者心想。

 

「越學越上癮。」Anita笑道。

 

「如果我讀書果陣都有咁嘅心態就好啦!」筆者又沒忍住喃喃自語。

 

 

不僅僅擁有咖啡學文憑,Anita和Madeleine兩位還是AST(精品咖啡協會認可培訓導師)。這是一個全球認可的頭銜,持有者可以在世界各地進行SCA授課。

lobby_AST_edit.png

Anita和Madeleine於2019年成為了精品咖啡協會認可培訓導師 (圖片來源: Lobby Café by DS Studio)

在我們傾談期間,鄰桌的一位客人轉身離開時,跟Anita親切地打招呼,原來那是Anita之前授課的學生。到訪Lobby Café,一是為了支持老師的咖啡店事業,二是來詢問何時再會授課。因為咖啡店剛開張,Anita都不得不全心全意扶持生意步入正軌,才再繼續自己的教育事業。

 

「哇!咁你同Madeleine又係舊同事,又一齊學咖啡,一齊炒豆,而家又一齊開店……」筆者嘖嘖稱奇,這真是一段不得了的友誼。

 

「係啊,其實DS Studio指Double Shot,除咗指兩shot咖啡之外,都可以解兩個傻人撞埋一齊,開開心心一齊去做啲嘢。」

LobbyCafeByDSStudio_logo(1024).png

DS Studio 的圖標 (圖片來源: Lobby Café by DS Studio)

筆者心中頓時浮現出「愚公移山」四個字。準確地說,是兩個「愚公」啦。

 

Anita繼續說,「呢個名除咗係兩個傻人嘅合作,都係我哋一份承諾同互信。希望我哋兩個可以堅持理念,守住呢份難能可貴嘅友誼。」

旅途

炒了四年豆子開店,Lobby Café用的當然是自家烘培咖啡豆。更難能可貴的是,他們主張的是與咖啡農莊進行直接貿易 (Direct Trade),買家能根據咖啡品質判定價格,讓咖啡農民受益,也能維持雙方的永續性。

lobby_self-roast_edit.png

Lobby Café by DS Studio自家烘培咖啡豆,掛耳包及冷泡咖啡 (圖片來源: Gafe Limited)

「其實究竟咩係直接貿易?」對筆者來說,這是一個聽了很多次,但始終似懂非懂的概念。

 

「傳統咖啡貿易,喺農場同買家中間有個中間商嘅角色。而直接貿易就直接向農民購買,因為無左中間商,農民可以獲得更高利潤,而我哋都獲得更高品質嘅豆。」

 

「兩種選擇對你嚟講有咩唔同?」

 

「直接貿易當然個購買價格相對低廉,因為無咗中間商嘅差價。但係變相增加左好多成本同風險。例如如果農莊產量唔好,我哋購買量少通常唔會優先配貨,好容易就斷咗供應。同埋中間要大量時間去確保咖啡豆嘅質量同農民建立互信,呢啲加加埋埋,其實成本反而更高。但係我哋相信呢個係正確嘅選擇,所以就一路咁做。」

 

「你哋同緊邊度嘅莊園做直接貿易啊?」

 

「而家主要喺雲南。我哋都有用到非洲同南美洲嘅豆,不過因為運費太貴而我哋嘅購買量太少,做唔到直接貿易。你可能買一公斤嘅豆,空運嘅成本都已經超過兩倍。海運又唔得,因為量太少,又會好易唔見咗啲貨。」

 

「咁你同雲南嘅莊園係點識㗎?」

 

「都係機緣巧合。2018年果陣有次去朋友喺雲南西雙版納嘅茶葉莊園參觀,個朋友咁啱撞到一個咖啡農民朋友。對方知道我哋想試當地嘅咖啡,佢話可以帶我哋去睇下佢嘅莊園,講完就即刻起行。以為係十五分鐘嘅車程,點知開咗五個鐘車仲未到,要臨時搵旅館住宿第二日先到達。」Anita拿出手機打開相冊,翻到幾年前的相片給我們看。「啲農民好熱情,我哋到莊園時仲請我哋食蟲添……」

... 更多